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华人书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文摘
艺术文摘
泛化的写生现象思考
浏览次数:46  |  发布时间:2018-08-26  |  来源:中国华人书画网  |   返回上级 
摘要:泛化的写生现象思考

      大概去年这个时候,几家媒体不约而同都讨论关于写生的话题。或因为大都是圈子中人,心有戚戚,批评文章观点都比较近似。

  就当下而言,画家写生现象的确已蔚然成风,裹挟着美术界各个层面、各种艺术门类、组织机构有志于在美术事业中寻求发展的人参与,自然形成了中国当代美术发展进程中的一股热潮。对于大多数画家而言,写生即是一种完成作品的途径,也可看作有效创作素材的获取。但如若行为过度,问题也会随之而来,因为太多的写生作品流于简单化、概念化、程式化,有的画家上百幅作品几乎一样。我曾经看到过一些写生大展,各路人马齐聚,但绝大部分作品一样存在流于表象,缺乏学术性探求等问题。甚至有的写生者因为其相关地位也介入其中,但作品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有的写生作品几乎还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准;更有甚者,因为其社会地位,寥寥数笔的作品一样可以得到主办方价格不菲的收藏。本来写生就不应该为创收而为,但当下的很多写生行为已经扭曲。所以很多人笑称为“中国写生画派”。

  画家观察和感知世界的方式非常多样,写生绘画的表达只是其中之一。但真正的写生绘画并非直面对象,而是在自然与创作者之间渗透着一种人文思想。原本,我们的绘画行为都在文化之中,在你我尊重文化的同时,也要始终遵循自己面对自然的直接感官获得,并努力非经验地去呈现。这样的写生行为才会有难度有高度,最终才可能让这个行为变为一种反对经验主义的创作姿态。从这个层面来看,全国范围的很多写生活动,基本都处于各种简单写生方式的相互感染,甚至是画友之间的习染;再加上所谓权威的挂帅,致使有些写生活动变成了谋求成功捷径的行为。因为诸多的写生团队组合要么基于主办方地区文化旅游影响力的打造,画家既可以观景画画,还可以同时获得作品收藏的费用;要么基于名家写生培训班学习,趋于信息时代的效应,只要跟名人一起学习交流,就有可能有意外的收获,这种目的性彼此间非常默契、不言自明。当然,也有一些画家的作品完全基于“卖相”,使得原本健康的艺术价值观被功利置换;长此以往,谈及写生的学术价值显然毫无意义。当然,作为写生历来就是完善绘画创作的一些认知手段,而绝非因为浩浩荡荡的大范围写生浪潮才显得有多么重要。

  写生本无可厚非,因为艺术源于客观的自然世界。中国古人写生在追求形神兼得的同时,更重寓意抒情,求象外之意,而并非单纯的客观描摹。由此,物象的表达有了主观的人文情愫和精神取向。所以,针对自然的观看是绘画创作的前提,但观看不仅是视觉物理与生理活动,而且有意识作用下引发出不同的途径与结果。不过,写生行为本身亦在因时因地发展,其价值要看是否拓展了新的空间。再则,我们今天的写生和前人大有不同,当代人是对景写生,而古人是饱游沃看,目识心记。因为人的情感可以在画面中释放出一种真实,世界让我感动才会通过绘画表达。但就英国画家路西恩·弗洛依德和中国画家刘小东艺术作品来看,写生不仅是基础练习也完全可以是创作本身。弗洛依德运用写生的方式及艺术语言,让作品显现出极强的精神性。刘小东的作品中朴素、自然的艺术语言,透露出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两位画家的艺术创作基本都基于人性与社会性的思考,一个体现在写生观念,一个体现出写生的语言。

  从学术层面来说,真正写生的意义已不再拘泥于写生本身,写生可以让更多的画家从不同角度看待一个地区的气质和表情,甚至于可以从社会学角度发现问题,也因此加深了对某一地区的人文环境的认知,进而促进对绘画与自然关系的深层思考。人与自然的映照不仅可以通过画家写生来展现,同时还关系到环境的保护以及社会发展的大节。然而,目前写生的前提基于对文化现实干预的积极意义并不多见。

  美国芝加哥大学英语与艺术史教授W·J·T·米切尔在自己主编的《风景与权力》一书中,把风景从名词变成了动词,考察风景如何作为一种文化实践。文集收录了米切尔、萨义德、陶希格等多位学者的文章,这些文章重点考察风景流通的方式:风景如何成为交换媒介、视觉占有的地点、身份形成的焦点。视角独到又相互关联,并彼此深化,反映出人类风景体验的复杂内涵。

  因此说,写生的动机既要侧重文化层面的思考,也要相对单纯。有了良性的组织和健康的学术相辅相成,写生才有可能将自然资源变为“宝藏”。

 
 
更多>>
本站推荐
岳亮书法作品
新日报书画名家人物库·岳亮
钟馗画家王永兴
钟馗画家王永兴作品赏析
北宋书法家米芾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
晚清书法家张裕钊 
张裕钊(1823~1894))晚清官员、散文家、书法家
美术教育家唐一禾
唐一禾(1905—1944.03.24),湖北武昌县人。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