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华人书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文摘
艺术文摘
瞬间即是永恒
浏览次数:46  |  发布时间:2018-05-16  |  来源:中国华人书画网  |   返回上级 
摘要:瞬间即是永恒

  《另一种舞蹈方式》系列之一(舞者:周孟影) 庞东晨

  《另一种舞蹈方式》系列之一(舞者:周丽君) 庞东晨

  《另一种舞蹈方式》系列之一(舞者:孙萌、刘星博) 庞东晨

  作为一名曾经的舞者,庞东晨的舞蹈摄影体现出他对舞蹈独特的审美和观点,在他的作品《另一种舞蹈方式》中,时光凝固了舞者那些转瞬即逝的刹那,使得惊鸿一瞥有了被长久注视的可能。

  哲学家宗白华在《美学散步》中曾经写道:“中国艺术共同的特点就是‘飞舞’的生命节奏,飞扬的舞姿与生动的情态正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而舞蹈则可以说是中国艺术精神的外化。”舞者身体的优雅、张力、婀娜、线条是塑造舞蹈精神面貌和性格特征的艺术手法,而舞蹈的魅力在于舞者依靠肢体语言向观众讲述一个故事或传递一种情绪,我们会不时遥想那“流风回雪”的绰约风姿,那些长袖翩跹、脱尘超凡的曼妙形象。

  在时空关系上,摄影和舞蹈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舞蹈中的舞者并非如摄影作品中所呈现的那样——在空间中摆出某个单一、特定的造型,而是处于一种不断运动的舞蹈过程之中。舞者根据舞蹈情节及个人情绪从空间中的一个位置运动到另一个位置,而摄影能够记录的只是舞者舞动的精彩瞬间,但这个瞬间只是舞蹈在时空中的一个切片。舞蹈如同音乐一般,本身是一个绵延的过程,这就如同欣赏一部交响乐一样,听众欣赏的是完整的旋律,而非其中的某个音符。

  而摄影一直强调的是时间的瞬间性体验,自摄影术诞生以来,摄影的机械复制性赋予其强大的记录功能,也是因为这种记录的机械性,人们往往会认为摄影是客观的、纪实的,这对于后期摄影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这种强调摄影的客观性和纪实性的论调下,如何寻找时间、事物、事件以及环境之间的最佳瞬间成为摄影师们共同面对的问题,直到布列松提出了“决定性瞬间”才得以明晰。摄影的瞬间性是区别于绘画、电影及其他视觉艺术形态的特点之一,在布列松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被精心截取的时间片段,这些看似准确、逼真的瞬间画面往往会使人们忽略了画面背后断裂的时间流。

  艺术是无法孤立存在的,一切对艺术的探索都出自于一种对自身存在进行体悟的内在需求,而每一种艺术形式的背后都有一种相应的时间观,这种时间观会直接渗透入到艺术作品之中。

  时间既是一个经验概念,又是一个哲学概念,人的情感体验始终贯穿于对时间经验的体验之中。对时间的研究和思考有两种不同的方式:一种认为时间是世界的运动形式,跟人的心理活动无关;另一种则认为时间是人内在心灵和意识的感受,且受人的精神影响而发生变化,与外在世界无关。我们可以理解为前一种是客观的科学时间观,而后一种是主观的哲学时间观。厘清物理与哲学上的时间概念及人的主客观时间经验,是探讨摄影与舞蹈两种艺术形式语言本质特征的关键前提。

  媒介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在他的著作《理解媒介》中谈到摄影时曾说:“摄影实际上是抓住某一时刻将其从时间中分离出来,这正是照片的特性之一。”这句话指出了摄影不同于其他艺术形态的一个基本特征——摄影具有“凝固”时间的功能,而这种功能恰恰会使舞蹈的绵延过程在时空上产生断裂。当舞者的动作在拍摄时被瞬间所凝固时,整个舞蹈便因与前后被切掉的时间流分离而缺少了某种对照,这必然会阻碍舞蹈整体所要表达的思想,而那些摄影的精彩瞬间很难承载舞蹈的精神所在。

  对于舞蹈来说,时间并不是由一连串瞬间组成,而是作为一个延续性时空中的时间流来展示的,时间在舞蹈中是以一个过程的方式呈现的。在欣赏舞蹈的过程中,时间的延绵性被强调了,舞者的动作更像是从时间流中截取的时间段而非瞬间,这些时间段留给观者内心绵延不绝的意味空间。

  作为一名舞蹈演员出身的摄影师,庞东晨对摄影与舞蹈的天然矛盾有着清晰而明确的认识。他的舞蹈摄影作品并不是舞蹈绵延过程的一个时间切片,而是通过与舞蹈家的共同合作,从摄影艺术的瞬间性特征出发,进行舞蹈动作的设计,将舞蹈过程中情感和情节的高潮时刻与摄影的决定性瞬间完美结合,回避摄影瞬间性与舞蹈绵延性在时空关系上产生的矛盾,从而使舞蹈的瞬间变成了永恒,将时间的凝固转变为意义的延伸。

  《庄子·秋水》中曾记载庄子和惠子的关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濠梁之辩”,舞者周孟影则在舞蹈作品《涟涟有鱼》中栩栩如生地表现了一条东方美人鱼的活泼与灵动。在庞东晨与周孟影的合作中,他对舞蹈《涟涟有鱼》重新进行了编舞,选择了舞者表现美人鱼游动、嬉戏、飞跃等高潮段落,以高速快门凝结时间流动。画面中的周孟影呈现出“矫若游龙”一般的舞姿,宛若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在天花流云中自由翱翔,飞扬的裙裾犹如美人鱼在水中快乐地游动。此刻,人与鱼合二为一,正如庄子所言:“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古人曾经记载过书法和乐舞相通的故事。唐朝书法家张旭擅长草书,有一次见到了公孙大娘在舞剑,忽然有所感悟,悟出了书法的真谛。庞东晨则从中国书法线条之美中反悟出舞蹈时间的绵延不绝,尝试将书法与舞蹈结合。在与舞者周丽君合作完成的影像中,庞东晨从舞蹈设计开始,将自身与舞者合二为一,他以舞者为笔,以影棚极简的背景为纸,以慢速快门与后帘同步闪光技术相结合,使周丽君舞蹈动作之间的停顿如运笔一般,慢速快门将摇曳的舞步无限延伸。动静之间,笔气淋漓,点划之间,似有似无,将书法的线条完美融入舞蹈之中。

  周丽君舞蹈动作虚实之间的灵动,那仙袂飘飘的姿态,使得每一个绝妙的瞬间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点,舞动如惊鸿一瞥,又如余音绕梁,像一种意识流的小说,或长句或短句,行止自在,不拘一格,绵延不绝,若断若连,成为曲折有致的艺术整体,使作品具有一种回环往复的音韵之美。

  在庞东晨的舞蹈摄影之中,他刻意简化背景,营造空幻灵动的氛围。苏轼曾这样描绘这种美妙的境界:“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空灵的美妙在于它总是指向一种无限的意义空间,而舞者对道具的使用更体现了这种整体性的意蕴,无论是水袖、尘粉或是丝线、长巾,都仿佛是舞者身体的自然延展,而不是对身体之外的器物的技术性使用。在舞蹈中,舞者清丽活泼的舞姿让人心旷神怡,眼前舞姿翩跹,“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的惊叹也在舞者裙裾盘桓和袖舞嫣然间涌上观者心头。

   (作者:李宇宁,系河南省职业摄影师协会主席)

 
 
更多>>
本站推荐
岳亮书法作品
新日报书画名家人物库·岳亮
钟馗画家王永兴
钟馗画家王永兴作品赏析
北宋书法家米芾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
晚清书法家张裕钊 
张裕钊(1823~1894))晚清官员、散文家、书法家
美术教育家唐一禾
唐一禾(1905—1944.03.24),湖北武昌县人。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