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华人书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艺术资讯
2019,中国当代伪艺术,寿终正寝吧!
浏览次数:801  |  发布时间:2019-01-10  |  来源:中国华人书画网  |   返回上级 
摘要:2019,中国当代伪艺术,寿终正寝吧!

开宗明义,“中国当代艺术”属于一场伪艺术运动。

  按约定俗成说,“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发端于八十年代,迄今稀里糊涂,语焉不详,三十多年了。人们基本上接受了这种说法。我,于1978年入浙江美术学院,虽混迹其中,而人在边缘,冷眼静观,四十多年了,偏偏并不接受,而另有看法。

  一、将那些八十年代“中国当代艺术杰出作品”排列于历史年表,不难看到,除了表现形式上剽窃西方艺术风格,找不到一件“精神上有明确诉求”的作品。

  二、按照当代艺术的基本定义,那些艺术家们能够对号入座吗!

  

  三、九十年代至今,中国当代艺术并不面对中国社会大众,仅仅关注西方艺术行业。

  行文至此,几句实在话,估计有人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太好了,请先回答三个问题:

  一、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主体思想”是什么?

  二、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精神诉求”是什么?

  三、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没有主体思想,不敢面对社会,更无精神诉求,难道仅仅炫耀卖作品发财了吗!

  一个严格真相:中国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美术思潮、艺术运动。文革以来,中国大地上一切变化,只不过,吻合了世界文明史发展进程的必然趋势,也是人类共同的基本需求:向着自由平等的艰难迈进。在中国,一切变化皆为迫不得已,按一句惯用语:完全由不得某些人的主观意志所决定的。

  那么,八十年代至今,中国艺术的巨大变化,并非出于某个人思想引导所致,并非几个人超前了艺术思想所致,发展变化的真正原因,源自于每一个中国人的“个体灵魂”的幡然醒悟,引发了对于个人前途、家庭生存、国家命运的忧患之思。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附属于政体的美术群体,迷惘过久,产生了叛逆冲动,开始探索纯正的艺术之路。探索方向与中国百年科技洋务运动的思维模式相吻合,毫无悬念投向西方世界。西方文明高度发展,让中国人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在西方列强面前产生了“集体潜意识”的自卑情结,可谓“群体自卑主义”,这就让思维方式处于一种非正常“负极状态”。

人们尚在等待有朝一日,能够迈过零界,向着正极行进,恢复到正常状态。离开负极的挣扎,非常艰辛,艺术探索这一挣扎的显著标志。因为知识匮乏,精神虚弱,最终落入一个天注定的陷阱,“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细胞结构与遗传因子,与历史上太平天国、义和团、宫餐主义、文化大革命等,一模一样,完全相似。中国当代艺术家竞相标榜旅美、旅欧、旅日的留洋身份,为作品额外加分,媒介期刊,皆有据可查。

  进入九十年代后,一小部分人迅速调整艺术创作,将目标投向了西方美术商业、欧美艺术经济。自此,中国的艺术理论人,忙于提取一种可以进行艺术史写作的东西,牵强附会,东拼西凑,于是产生了八五美术思潮、中国当代艺术运动之说,煞有介事还有“教父”、“精英”、“评论家”、“当代艺术史”等等。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精彩怪状,即当代艺术精英举办作品展同时,就会有人提着锤子、钉子、棺材板,慌慌张张,急不可待地为艺术史盖棺定论。如此慌张,到底为何?既然并非地产销售,而是艺术展览,难道害怕作品受到时间检验吗?还是恐惧学理上受到质疑?所以,中国当代艺术仅仅热衷于展览、酒会、盛宴、权力榜、终身成就奖等,面对一个命运多舛的苦难大地,有如梦里不知身是客,依旧一晌贪欢。所谓“美术思潮”、“艺术运动”之说,不过是一群过于精明的惟利是图者,率先开启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经济盈利模式”而已。

  世界上,唯有中国人具备了一种臆造历史的特殊功能,随时随地,皆可枉顾事实,删除真相,篡改历史。更为诡异,居然会得到普遍认可。历史史实新鲜摆放眼前,同样变得波橘云诡,全无原样。宏大历史尚且若烹小鲜,曲笔当代艺术史,还不一碟小菜。 

  中国当代艺术最为致命一点:“借鉴”。 

  客气地说,叫做“模仿”,客观地说,就是“剽窃”。曾经留洋人员利用境内外信息不对称状态,直接剽窃西方艺术家作品风格,而后蔚然成风,流风如此。国人心照不宣,老外无可奈何,当代艺术探索成为一场集体临摹、剽窃、抄袭的闹剧。对此,中国人美其名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法律角度,这是一种典型的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在道德层面,这是一种极端奇葩的无耻行径。按照艺术标准,起码要有一点属于个人特色的原创因素吧。

人人把谎言当做真实,希望更多人都来说谎。剽窃者会面不改色公开宣称自己“借用汤姆布雷的线条画了一只鸟”、或“借用安塞尔基佛的秋葵画了向日葵”、或者“用安迪沃霍尔画风了大批判系列”等等。更为晕菜,把西方大师作品和自己作品并置一堂,所谓联展,譬如“某某某和毕加索”、“某某某和莫兰蒂”、“某某某和基佛”等等,层出不穷,如同一场又一场当代艺术之大妈广场舞,喧嚣不已。 

  中国当代艺术完全不能立足一点,在于习惯依附权力。一个个扮演着“天地会”堂主,怀里却揣着“锦衣卫指挥使”令牌。 

那些动辄以民间名义主办的大型展览背后,往往晃动着令人可疑的内宫身影。

  仅此一点,全然相悖于一切关于“当代艺术”起码定义。既然学理不通,也就羊头狗肉,足以证明了“中国当代艺术”运动一说,纯属虚妄。 

  最后做一个语词分析,譬如一个人介绍自己说:“我是当代艺术家”,那么,这是一句政治正确的身份表达,如同证明自己隶属于某个先进组织,某某先锋队一员,强调了政治正确,艺术又在哪里?

  我身份定义非常简单,既不是传统艺术家,更不是当代艺术家,我是艺术家。

  一个干干净净而去掉前缀的身份定义。中国艺术家首先需要担当知识分子之责,坦率面对生存处境,不回避,不装逼,诚实表达生存环境。

  

  我喜欢“木叶尽脱,人影在地。惊涛拍岸,水落石出”之境,每个人都剥得干干净净,坦然亮相,排列出每一幅作品、每一份文献、每一个事件,让事实自己开口说话。让那些打着“运动”、“主义”、“纲领”的伪艺术,寿终正寝!唯有如此,我希望艰难困境中的中国艺术家,自尊、自省、自强,用纯正的艺术,复活真正的中国艺术。

  一切艺术的表述语言,无不源起于艺术家的文化环境与生存土壤。一切以艺术名义产生的东西,完全逃不出精神性的无情检验,有如日晷,又如死神,悄然无痕,投射出时间影子,周而复始,无限重复,永远为一,乃为永恒了。

我的2019‘元旦献词。

 

 
 
更多>>
本站推荐
岳亮书法作品
新日报书画名家人物库·岳亮
钟馗画家王永兴
钟馗画家王永兴作品赏析
北宋书法家米芾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
晚清书法家张裕钊 
张裕钊(1823~1894))晚清官员、散文家、书法家
美术教育家唐一禾
唐一禾(1905—1944.03.24),湖北武昌县人。二十